星空文学网

调教类好看的小说 韩三千做上门女婿风云猎艳天下

admin

哈喽,小伙伴们,又到了小编为大家推荐调教类好看的小说的时间啦!今天小编要为大家安利的小说是韩三千做上门女婿,希望能满足大家。

韩三千做上门女婿

>>调教类好看的小说:韩三千做上门女婿<<

棺材铺掌柜的看伙计和一个和尚一个小孩说话就走了过问:“大宝,怎么回事啊?”

大宝急忙回话说:“掌柜的,这俩人要买棺材。”

掌柜的说:“家里事什么人过世了。各种样式的寿材我们铺子里基本都有。”

大宝拦着掌柜的说:“掌柜的,他们两家都没死人。”

掌柜的惊讶的看着一僧一童,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

狗儿先说话了:“那个,我们是来你店铺进货的,然后去别人家推销。”狗儿转过头问黄毛佛说:“是不是啊?”

黄毛佛满脸笑容看着掌柜的连连点头说:“对。没错啊?我们是来贵店进一副棺材,我们拿去推销。赚点钱。”

棺材铺掌柜的不可思议的看着和尚说:“嚯,就你这想法能活到现在也是个奇迹啊。你们出门不挨打吗?”

和尚白了掌柜的一眼砸吧下嘴十分不满的说:“怎么说话呢!”

掌柜的气笑了说:“我还怎么说话,你们怎么说话呢?你们不该来棺材铺,应该去城门东面孙家医馆找孙大夫看看。”

狗儿说:“我总去孙爷爷家去。”

掌柜的点点头感叹说:“总去都这样,要是不去得啥样啊!”

黄毛佛咳嗽一声说:“买棺材到底卖不卖?”

掌柜的叹了一口气说:“贵贱是个买卖,你既然敢要 我就敢卖。来吧二位里面请,上好的寿材,二位选选吧。”

掌柜的无奈请进和尚和孩子。给解释各种各样材质的寿材。有金丝楠,有阴沉木,有三合板,有水柳曲。价格由高到低一一介绍。黄毛佛一边听老板介绍一边听价格。介绍半天天后,黄毛佛问了一句:“问一下掌柜的,做买卖是不是最低的价钱进货,最高的价格出货是最大利润啊?”

掌柜的点了点了头说:“和尚我听懂了。你是不是找最便宜的棺材啊?”

黄毛佛呵呵一笑说:“阿弥陀佛,正是啊。哈哈哈哈。”

掌柜的笑了笑说:“你这句阿弥陀佛都把佛爷脸丢尽了。”随后用手一指店铺犄角旮旯竖着放着一口薄板棺材。这种棺材板比别纸厚那么一丁点,就有个名字叫狗碰头。这样的棺材,死人躺里面。如果土挖得不深,狗闻到死人味。三刨俩刨挖出棺材,用狗头撞俩下。这棺材板就漏了,狗进棺材中吃死人肉。所以这种棺材叫狗碰头,最便宜的棺材。

黄毛佛问价格 掌柜的要三十文钱。一番讨价还价,最后二十五文钱买下这口棺材。这么一耽误可就快到了巳时了。朱家一路人报了官,朱三彪让朱贵带人到城里买棺材,好入殓姨太太尸体。和尚刚付完钱,取出来棺材。狗儿还问黄毛佛这棺材怎么弄的时候,朱贵带着人来了。黄毛佛呵呵一笑说:“你看,买卖要是好。你不用找生意,生意自己就找你自己了。”

朱贵一到棺材铺门口就看到狗儿了,身边还有一个身穿黄色袈裟,一身黄色僧袍。连长的贼眉鼠眼的一个和尚。朱贵本想就直接走进棺材铺,不理狗儿。谁想到黄毛佛要喝上了:“瞧一瞧看一看了啊,驱魔镇鬼的棺材在这卖了啊。家中小妾上吊一定要用我这口棺材啊。如果不用今晚管家全家都完蛋了啊!”

朱贵这脚刚往里走,又迈回来了。转头看了一眼和尚又看了一眼棺材就随口问了一句:“和尚,你说的什么意思。”

狗儿看到朱贵很礼貌的鞠了一躬说:“朱贵叔您好。”

还没等朱贵说话,和尚先说话了。和尚一拍大腿说:“完了完了完了完了,这下可出大事了。我不是说,不让你和人打招呼吗?”

狗儿疑惑的看着黄毛佛不解的啊了一声。和尚看着狗儿长叹一口气说:“你说了。你今天不能给任何人打招呼,你怎么就不听呢。之前我给你灯笼时候就告诉你了,别把灯笼给别人。会害死别人的。你不听,你就看着吧。拿灯笼人昨晚有小妾死小妾。没小妾死夫人。今晚上没管家死下人,有管家死管家。”

狗儿满头问号说:“你啥时候和我…”

狗儿话没说完就让黄毛佛拦住瞟了朱贵一眼对狗儿说:“别说话了。还说话。一天天就知道闯祸。告诉你,拿走你灯笼的人家运气好今天买走咱们的棺材,命不好今天晚上家奴死光。全家老小,包括蟑螂老鼠最迟明晚都死光光。尤其管家,全身溃烂而死。那死的老吓人了。阿弥陀佛。”

说着黄毛佛高升颂乐一声佛号。微闭双目,是不是挣开一个眼睛偷偷看了看朱贵。朱贵听的心有点虚。急忙上前给和尚深施一礼说:“和尚刚刚听你说什么灯笼,什么死小妾又死夫人全家还有家奴的。这话我没听懂。”

黄毛佛满脸笑容得給朱贵使了个佛礼说:“这位

施主,你是不知道啊。前几天我偶遇这个孩童,送给呀一盏破灯笼。你别看破可是个好宝贝啊。能趋吉避凶。但是不能转手他人,不然恶灵作祟。厉鬼索命啊。三日之内得到灯笼的那家人全家死光光。也别干净死的。蟑螂老鼠都剩不下。而且死的都很惨。要是有小妾,第一个死的就是小妾。吊死在主家卧室厅堂之上。次日家奴们就倒霉了。尤其管家,死的特别凄惨啊。”说到这和尚问朱贵一句:“施主你怎么了,这烈日当空你怎么还浑身发抖呢。打寒颤呢?你是不是病了。”

朱贵一边打着寒颤一边颤巍巍问:“大和尚,买了你这口棺材,是不是就没事了。”

黄毛佛说:“和你没关系,你又没拿走灯笼。”

朱贵哆嗦得说:“就是我。”

黄毛佛说:“哦。问一下你家昨夜…”

朱贵接过话说:“没错,我家主子二房小妾吊死了。”

黄毛佛看着狗儿说:“那还真得买咱这口去凶避祸的棺材。”说到这朱贵双眼放光。可是和尚叹了一口气说:“可惜啊,棺材有人预定了啊!”

朱贵急忙问:“大师傅说个价吧,我愿意出三倍价格买这口棺材。”

黄毛佛点了点头说:“反正那人还没给定钱,你还愿意出三倍价格。好买给你了。”

朱贵喜出望外问:“大师傅你就是活佛在世,多少钱。”

黄毛佛伸出五根手指,朱贵心领神会吩咐手下:“给大师傅五两银子。”黄毛佛看着朱贵说:“不是五两银子。是五根小黄鱼。”

朱贵惊愕说:“多少钱!”朱贵以为自己听错了。黄毛佛笑着说:“之前那人愿意出两根小黄鱼,你既然愿意处三倍。我们佛门弟子,慈悲为怀。就收你五根小黄鱼,千万不用感激我。是我佛慈悲啊。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朱贵一脸要哭的表情咬着牙说:“五根小黄鱼,我还得感激你。你这不是趁火打劫嘛?”

黄毛佛笑脸立刻变成严肃的样子说:“不买啊。不买算了。”黄毛佛看着街道上有一个员外打扮的人,施展幻术。看那员外突然急冲冲跑了过来急冲冲的对黄毛佛说:“大师,棺材没人要吧,我家离这远。我刚刚走半路怕你卖了回来先给你定钱。你一定要等我啊。”说完从怀中拿出五十两银子放到黄毛佛手中转身就跑。拐了三个弯就不见了。这位员外一晃神,不记得刚刚发生的事。又不知道自己要我干嘛。稀里糊涂的进了一家酒楼喝酒去了。

朱贵一看知道不好,万一真想和尚说的那样可怎么办。只好先稳住和尚,然后让一个脚力好的下人回家让主人带金子来。下人走了朱贵露出笑脸但是身子还是一个劲得打寒颤说:“大师傅,你棺材五根小金鱼我们买了。我已经派人回家取金子了。”

黄毛佛托着五十两白银说:“人家可给定金了。”

朱贵拿出一百两银票递给和尚说:“我们给赔。”

黄毛佛说:“人家要是先回来了呢?”

朱贵笑着说:“不能。一定是我们先拿钱来。”随后朱贵吩咐剩下几个手下:“刚刚那个人你们都认识了吧!四条路口,看到他给我清走。”手下答应后两个两个一组守在四个接口处看着。

过来一个时辰,马上到午时的时候。朱三彪带人来了。朱贵把事一说,朱三彪小声问:“可信吗?”

朱贵说:“我没说一句话,这和尚竟然把家里事全讲出来了。还说不买他的棺材,今晚全家都得死精光。”

朱三彪听完点了点头转身笑呵呵的对黄毛佛说:“不知道这位圣僧法号。”

黄毛佛说:“贫僧法号了尘。”

朱三彪说:“我听我家管家说,不买呢的棺材我家还要死人,甚至要全死光是吗?”

黄毛佛说:“我说的是拿走灯笼的家会死光光。”

朱三彪点了点头说:“了尘大师,莫不是诓我。”

黄毛佛呵呵笑着看着朱三彪,然后讲了昨夜晚朱三彪身上所发生的事,而且和朱三彪遇见

的情况分毫不差。

朱三彪吓的急忙吩咐下人:“来人快给大师五条小金鱼 ”

朱三彪给了黄毛佛五条小金鱼后又问黄毛佛说:“了尘大师,那灯笼我不要了。可有办法啊,”

黄毛佛笑着说:“扔了烧了不就行了吗。”

朱三彪惊慌的说:“都试了,先是烧了。烧的化成灰。等会到厅堂香案上面就有出现一盏。然后扔到山崖下,回到家它又出现在香案之上。这可如何是好啊?”

黄毛佛呵呵一笑说:“这样啊。我是有办法不过这个办法得五条小黄鱼。”

朱三彪虎目圆睁看着黄毛佛说:“大师傅怎么这么贵啊!”

黄毛佛笑着说:“你也可以不买,不过灯笼在你家。可不好啊!”

朱三彪硕:“不是不会再死人了吗?”

黄毛佛笑着说:“不错是不在死人了,可是灯笼不离开你家,你家可就无后了。”

朱三彪一听忙问:“我家就没儿子了是吗?”

黄毛佛说:“儿子。你连闺女都不会有。”

朱三彪回头吩咐下人说:“快给大师金子。”

狗儿看傻了,金子最后全塞进他怀里了。

黄毛佛笑着说:“回家后先把灯笼放进棺材里。再把你小妾放进去压住灯笼。再盖棺材盖。”

朱三彪脸上有了笑模样问:“事就完了是吗?”

黄毛佛也是笑呵呵的看着朱三彪说:“今天的事是完了 明天还有大事呢!”说完四周好像静止住了一样。

黄毛佛对狗儿说:“揍咱们下馆子吃饭去。”

狗儿感觉奇怪问:“大黄老鼠,怎么全都不懂了?”

黄毛佛说:“我呸,和你说过多少次了。叫我黄毛佛,不是大黄老鼠。走带你去飘香楼,那还有买卖等着咱们呢!”

狗儿问:“我问你呢,怎么全不动了啊?”

黄毛佛摸着狗儿头说:“这叫禁时咒。快走马上就解开了。”

狗儿和黄毛佛快速走开。很快又恢复如初。可是在场的人却找不到了尘和狗儿了。

此时狗儿正问黄毛佛说:“啥买卖啊?赚钱吗?”

黄毛佛笑着说:“这桩买卖是杀人!”

标签:

留言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