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文学网

好看的女主绝色的穿越小说下载 慢慢调教老婆圣女传奇

admin

哈喽,小伙伴们,又到了小编为大家推荐好看的女主绝色的穿越小说下载的时间啦!今天小编要为大家安利的小说是慢慢调教老婆,希望能满足大家。

慢慢调教老婆

>>好看的女主绝色的穿越小说下载:慢慢调教老婆<<

翌日,天边刚冒出鱼肚白,所有喜童便群集在乐府,等候差遣。高欢换了身行头,靴服整肃,看着容光焕发,威严十足。临行之前,他不放心,又巡视了一遭,见大伙服装鲜明,精神勃发,朴质面庞掩盖不住孩子气息,便温声软语鼓励了几句。

出了乐府,天已大亮,沿途设立旗帜,五颜六色的灼人眼目,又有彩棚夹道,纱灯漫天。

守礼跟紧队伍,一路转弯抹角,刚到太极宫前紫宸门,只见琼楼玉宇,鳞次栉比,数以百计的黄门、宫女往来穿梭,奔走不停,大有龙腾虎跃、热火朝天之象。

过了阙楼,迎面两溜百磴大理石阶,通往丹墀,丹墀周围栏杆如玉,龙、凤、龟、鹤四种瑞兽遥相辉映,在朝阳笼罩下,连同此起彼此的众多殿宇,散射出耀眼金芒。

高欢曾介绍过,主殿是中秋夜宴之所。守礼心下欢喜,乘人不备,偷偷启足翘望,但见阙楼辉煌,殿宇崔嵬,四面飞檐走索,挂了无数闪光溢彩的琉璃灯,檐下飘幔,摇曳垂地,东西向有画廊连接配殿,又有庑房裙带般环绕,煞是壮观。

“嘎——嘎——”

头顶突然传来大雁的鸣声。

守礼寻声而望,只见玉宇澄清,蔚蓝的天空上铺排着片片白云,一队人字形大雁翩翩飞去。

“鸿雁高飞,这可是好意头啊!”高欢收回目光,自言自语了一句,然后领大家去了后殿。

后殿同样热闹,无数黄门服饰喜庆,笑颠颠的跑来跑去,要么忙着抬萱花椿树,要么忙着挑福瓜寿桃,还有搬桌、驮凳、抱袱、提壶、端香、捧花的勤杂人员。

守礼瞧了一会,又往穿廊方向瞥

视,只见红绸铺天盖地,迎风飘扬,滴水瓦盖顶的连廊内,一群穿着五颜六色襦裙的宫女有说有笑,正摆着细柳蛮腰往前殿去。

赶巧高欢遇见熟人,冲着一清秀黄门走去,打招呼道:“可喜可贺,听说你要升官了?”

“八字还没一撇呢,倒传得人尽皆知了,这要万一没着落,岂不是丢人丢到一里地外了?”清秀黄门忍不住发了句牢骚,“竟不知谁在瞎传,给我抓到非撕他嘴不可!”

高欢闻言一笑,和气道:“由他去吧!眼前还是顾了今夜,后头的事,后头再说!”

“嗯!”清秀黄门淡淡应了声,然后有意压低声音道:“我瞧,上头这回格外重视,不光内侍省几个头脑殚精竭力,连杨都知也跟前忙后巡检,累得胼手胝足都不肯歇息!”

“瞧着是这么回事!”高欢目光深邃,语气和缓道:“你监管饮食二则,最容易被挑刺,还是要多费心!”

“光我费心可不成,还得你把他们都调教好了,咱们桴鼓相应,才能保证不出纰漏!”清秀黄门一面说,一面扫视高欢,然后又随意瞥了眼守礼等人,最后笑道:“我向你卖个底儿,听说杨都知备了恩赏,只等今夜过去,明儿就论功奖赏了!”

“就怕排不上咱们,干眼红别人!”高欢随口道。

清秀黄门笑了笑,不再揭底,转而漫话家常。高欢附和了几句,渐渐兴味索然,便借故离开,带守礼等进了休息用的庑房,毛举细务,争分夺秒进行最后的培训。

很快,太阳平西了,瓦蓝瓦蓝的天空漂浮着彩云,流光溢彩。入夜,华灯初上,玉宇一轮皎月,倾洒清辉,漫天星斗,网罗棋布,太极宫前,达官显贵来往不歇。

适逢盛会,守礼既忐忑又欣喜,便偷偷给自己打气,然后,按照指示,心平气和地端了前菜出后厨,准备登上汉白玉阶,往西侧席第二排第二列呈送酒肴。

沈清秋、梁芳怯阵,端着托盘的手直发抖,而杜蓄却满怀信心,直勾勾望向熠熠发光的丹墀。

很快,锣过三巡,传旨黄门飞速跑下石阶,吩咐开膳,高欢连声喏喏,指挥众人。

守礼翼翼小心端着菜,登上丹墀,只见殿前瑞霭缤纷,香烟缭绕,及至进了正殿,张灯结彩,珊瑚罗列,正中摆着龙头案,天子正襟危坐,龙头案两侧各摆了凤案,太后、皇后静坐,右下首多是嫔妃、皇子、公主,左下首大抵是宗亲、外戚、达官、显贵。

守礼匆匆扫了一眼,再不敢张头探脑,只跟紧了前面人,毕恭毕敬端着菜肴进去。

“箸头春!”

传旨黄门声音凝重有力,余音袅袅。

守礼满不在意,按照彩排过的方位,极力控制住怦怦乱跳的心脏,果断向西侧席走去。

提心吊胆到了案前,只见桌袱是九凤丹霞纹样,流苏垂地,案头摆了交梨火枣,雪藕冰桃,酒壶内不知盛了什么佳酿,醇美好闻得紧,守礼只若有若无闻了一鼻子,就醉得手不稳了。

席上人眼尖手快,赶紧出手,稳住托盘。

守礼吓了一跳,惊慌中抬起眼帘,只见眼前人竟是先前有过数面之缘的九殿下。

还真是判若云泥啊,守礼暗想,他从头到脚,贵气逼人,正儿八经的天潢贵胄,又有父母依靠,而自己一介黄门,无根无蒂,贱如蝼蚁,老天造人,何其不公呐。守礼瞬间惭愧了,慢慢跪下,放了托盘,然后,翼翼小心将箸头春摆上案,跪下行礼,等九殿下吩咐平身了,然后弯腰弓背捡起空托盘,赶紧逃之夭夭。

“金乳酥!”

“七返膏!”

“巨胜奴!”

“贵妃红!”

“金铃炙!”

“光明虾!”

“见风消!”

“冷蟾儿!”

“龙凤糕!”

“凤凰胎!”

“汉宫棋!”

“葱醋鸡!”

“玉露团!”

“乳酿鱼!”

“升平炙!”

“仙人栾!”

“八仙盘!”

“过门香!”

“五生盘!”

“浴绣丸!”

传旨黄门宽洪嘹亮的通报声一次次在丹墀响起,守礼谨遵规矩,捏手捏脚传送肴馔。

席上很快摆满凤髓龙肝、腥唇熊掌,还有五花八门的山珍海错。守礼听着菜名,心中疑云凝集,便趁着送菜的功夫

,偷偷瞧了几眼,果然,每道菜都有深意,譬如光明虾,拇指大的虾在洁白如玉瓷碟中摆了一圈,透明虾身下藏着晶莹虾仁。

守礼心平气静穿入矩阵,手中托盘内放了最后一道菜‘遍地锦’,端得花开似锦。

这时,稳坐堂上的天子突然起身,许皇后随之起立。夫妻俩默契十足,异口同声向东面叩拜,然后,天子张口祝贺:“朕和梓宫祝母后岁岁平安,心旁体胖!”

话音刚落,下首嫔妃便群起贺寿,然后诸位皇子、公主也纷纷起来,口中念念有词。

“祝太后娘娘海屋添筹!”

“祝太后娘娘万寿无疆!”

“祝太后娘娘福如东海!”

“祝太后娘娘福乐绵延!”

“祝太后娘娘龟龄鹤算!”

“祝太后娘娘寿比南山!”

“祝太后娘娘安宁康乐!”

“祝太后娘娘顺心如意!”

“祝太后娘娘百福并臻!”

“祝太后娘娘福寿绵长!”

殿里霎时充斥祝贺声,东侧席的宗亲、外戚不甘于后,纷纷阿谀奉承,称功颂德。

整个过程,太后娘娘都笑得合不拢嘴,末了,感慨道:“孤从小就没吃过什么苦,养在深闺,父母怜爱,嫁与先皇,夫妻和睦,如今老了老了,还有子孙承欢膝下,陛下又勤勉,休养生息,连黔首也赞不绝口,朝廷已选了太子,江山一统,后继有人,边境最近也太平,刀枪入库、马放南山,我真是没什么不如意了!”

许皇后雍容凝重,笑道:“太后乃有福之人,将来年过期颐,定目睹大周福祉兴旺!”

太后娘娘目光微动,不再赘言。

席上,八器协奏,歌舞升平。守礼跪在案边,观察九殿下的一举一动,适时夹菜添酒。

九殿下神态凝重,闷闷不乐夹了几口菜,然后便撂下筷子,漫不经心四处打量。

“咚——”

锣响过后,两将军装扮的武生腾空三连跳,稳稳落在殿中央。守礼凝目望去,只见左边武生高头大马,面目黧黑,头戴凤翅紫金盔,身披白闪闪鱼鳞甲,手持开山钺,浑身霸气;右边那武生身材颀伟,厚颐方口,披挂整齐,手握梨花枪。

锣过三巡。俩武生面带敌意,风驰电掣的交起手来,登时雪洒霜飞,铿锵作响。

守礼瞧得高兴,目光随场上人影漂移,忍不住偷偷喝彩。旁边的九殿下瞥见了,既感叹他天真烂漫,又羡慕他无忧无虑,继而抬起双眸,望向生母静嫔的背影。

嫔妃席间,贵、德、贤、淑四妃正推杯换盏,余下嫔妃有一搭、无一搭的聊着闲话。

场上胜负已定,手持开山钺的武生暴虎冯河,终究不及梨花枪后劲足,落了颓势。

很快,轮到梨园子弟上台,守礼凝眸远眺,只见十六位女怜着装统一,头梳灵蛇髻,额点红珠,唇分樱桃,面上抹了浓粉,身穿五颜六色的襦裙,垂罗曳锦,鸣瑶动翠,丰腴香肩搭了精致披帛,两湾玉臂挎着水袖,联袂而来,然后匍然而散,矫首顿足,舞台翩然。

守礼随意看着,冷不防前座的七殿下忽然转过头来,笑道:“这舞蹈年年如是,真没新意!”

九殿下没吭声,倒是旁边的八殿下开口道:“阳春白雪,岂是你这巴蜀人欣赏得了?”

七殿下撇了撇嘴,蓦然扭转过去。

守礼无动于衷,观赏过舞蹈表演,紧接着又是杂技,只见几个练家子拿刀持剑,齐刷刷跑进宴席,跪下向堂上行礼,然后便刀光剑影,闪成一片,练家子们难分难解,使出浑身解数,劈、刺、砍、挑、腾、挪、闪、避,好不酣畅淋漓。

转眼,练家子们收了手,而后便是精妙绝伦的傀儡戏,众目睽睽之下,赢得满堂喝彩。

标签:

留言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