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文学网

调教白洁丝袜裤小说-娘道电视剧跟哪部小说

admin

调教白洁丝袜裤小说

娘道电视剧跟哪部小说

>>调教白洁丝袜裤小说<<

更'多'精'彩'小'说'尽'在'.0'1'b'z.第'一'''小'说'站

<divid=postmessage_98752936class=t_msgfont>

<divstyle="font-size:14pt"id=postmessage_98752936class=t_msgfont>

字数:8850

武明轩望着姬冬赢,她清澈淡然的眼神象如针般刺痛着他的神经。在万般无

奈之间,脑海中突然划过一道闪电,他突然想起三年前黑帝对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明轩,你这个人有时太过执着,放下的就应该放下,放下了才会看到一片不一

样的天空。」顿时他醒悟过来,自己之所以处处受制,那是因为自己有了执念。

他太想猜透她的心思,太想找出她的破绽,正因为这样的执念,才产生了强烈的

挫败感。而从另一角度去思考,她既然来了,有的是时间,慢慢去猜他的心思也

不迟;而且,她更动提出委身自己,面对如此千载难逢的机会,居然还要郁闷,

真也太好笑了。想到这里,武明轩脸上的阴霾一扫而尽脸。

武明轩脱下外套衬衣铺在了地下,赤身裸体席地而坐,突起的砂石有些硌人,

但他毫不在意。「你了脱了吧。」他微笑着冲着姬冬赢道。面对同一件事,不同

的心境感受完全不同。要是他没放下执念,看着姬冬赢听话地脱去衣裙又会产生

挫败感,而此时他放下了执念,欣赏着绝世美女展露出完美至极的的胴体,心情

愉悦到了极点。

望着荑荑柔草下娇嫩鲜艳的花唇,武明轩油然而生想去亲吻的冲动。当姬冬

赢缓缓地走到他身前,这种渴望越来越强烈,他忍不住搂住浑圆挺翘的玉臀,脸

向着双腿间凑了过去。在唇触到柔美的花唇那一刻,武明轩清晰地感到她臀肉猛

然紧绷,「虽然装得无所谓,但身体到底不会作假呀!」他心中暗暗想着,猛地

伸入舌头挤入了花唇的缝隙中。

虽然放下了执念,但并非打消了心中疑虑。武明轩突然想道,自己这般将头

凑在双腿间亲吻花唇,目不能视物,头部要害暴露在她面前。虽说她只要一运真

气,自己就会察觉,但在这么近的距离,她对着灵盖一掌,自己多半来不及避开。

念及此,他猛然一悚,迅速地把头从她的双腿间移了开去。

「来,坐下吧。」武明轩让姬冬赢背对着自己在坐在了地下。虽然决定冒这

个险,但心中多少仍有些顾虑,她这样背对着自己,即使猝然发难,也很难击中

自己的要害。想到刚才的举动,他有些后怕,实在是太危险了。

姬冬赢背贴着他的胸膛,修长的玉腿m状敞开着,脚上银白色的高跟鞋未曾

脱去,踮着脚尖的姿态让玉腿更添无穷的诱惑。如玉石般白皙的大腿的尽头,被

吮吸过的柔美花唇潮湿而温润。武明轩双手环绕过她的赤裸的胴体,一手往上,

一手向下,开始爱抚起她最敏感最隐秘的处所。

武明轩对如何挑起女人的欲望相当在行,姬冬赢神情虽没有太大的变化,但

脸颊渐渐浮现起淡淡的桃红,这一抹亮丽的色彩犹如画龙点晴,让武明轩顿时感

到怀中的她变得鲜活生动起来。

作为当世强者,眼界自然也高,平常的庸脂俗粉不会放在眼中,放眼天下,

能看得上的女人真可谓廖若星晨。在姬冬赢表达会晤之意后,武明轩不是没想过

一亲芳泽,但也只是想想而已,内心并未抱有任何希望。而此时所发生的一切,

只能用神奇来形容。方才,他好胜心起,执念丛生,不仅压制了欲望,更体会不

了她动人之所在。而此时放下执念,心境已然平复,感受自然大不相同。

没有胜负的执念,武明轩处于心境通明的境界。他始终运着真气,感官自然

极为敏锐。他从姬冬赢身体极细微的反应,准确地找到了那些部位容易挑起她的

欲望。

没多久,姬冬赢面颊桃色越来越浓,就象抹上一层胭脂水粉,显得格外娇艳

迷人。而更直观呈现春情萌动是她迷人的花唇,原本纤薄如纸的花唇犹如被水浸

泡后肿胀起来,花唇顶上的小肉蕾更比先前大了许多,花唇间粉色的玉穴若隐若

现,越来越多的爱液从玉穴里渗了出来。

望着她绯红娇羞的俏脸,武明轩忍不住低下头又去吻她,这一次姬冬赢没躲

也没逃,当两人唇粘在一起,舌头纠缠在一起的时候,武明轩听到她鼻腔里发出

低低的呻吟。

「女人在动了情的时候是最美的。」当唇分开的时候武明轩情不自禁地赞道。

「是吗?」姬冬赢好象有些心不在焉地答道。看着她春情荡漾的胴体,再看

看她这样的表情,不要说是武明轩,就是落在旁人眼中,也知道此时她是故作淡

定。

「那是当然。」武明轩接着道:「不过我说的情,是情欲的情,我是嫖客,

你又怎么会对我动感情的情。」

「看来你是想通了,把我想说的话给堵回去了。」姬冬赢俏脸弥漫着欲望但

眼神依然清澈。

武明轩一凛,她居然能洞察自己心理的变化,圣凤之名果然不虚。他坦然道:

「得失胜负有时并不那么容易放下,越是执着越就坐井观天,我也是才想明白。」

姬冬赢流露出欣赏神情道:「看来找你没找错。」

「希望我不会令你失望。」武明轩欣然道。

「希望吧。」姬冬赢转过头目光望向黑漆漆的夜空。

虽然武明轩心中极度渴望进入她的身体,但他决定再等等,他想挑战一下姬

冬赢对肉欲的克制极限。前戏已经进行了差不多了,该是最后一击的时候。武明

轩覆在花唇上的手掌停了下来,中指缓缓地插入了早已向她敞开的玉穴之中。

在这刹那间,武明轩感到玉穴猛然收紧,柔软膣壁的嫩肉紧紧咬住他的手指,

生出一股轻微的吸力。同时,她身体姿态也发生着细小的变化,双腿绷得更紧,

脚尖挺得更直。武明轩不知道这样的反应是痛苦还是欢愉,但他知道自己找对了

方向。他慢慢继续深入,温润的玉穴狭窄而幽深,一张一驰的轻轻痉动就象小嘴

一般吮吸着手指。在几番摸后,他触到玉穴前端邻近耻骨处,一处硬币大小的

膣壁开始变硬,更微微地隆了起来。武明轩心中一动,凭着对女性的了解,他知

道找了她的g点。

果然,在他开始专注刺激那个部位时,姬冬赢弯弯的柳眉终于紧皱了起来。

武明轩指尖轻按着g点来回摩挲,速率渐渐加快,玉穴膣壁开始有节奏地收缩扩

张,那层层叠叠的嫩肉也似活物一般蠕动起来。他不由自地吞咽下唾沫,想象

着当自己进入这般美妙之所,和她为一体时该有何等的快乐。

武明轩的食指也挤入洞开的玉穴,当两根手指一起刺激着g点时,姬冬赢赤

裸的胴体不受控制地扭动起来,在急促的呼吸声中,武明轩听到一声悠悠而婉转

的呻吟,他兴奋地浑身发颤,这声音在他耳中比仙乐更动听。

很快,武明轩再次感到措手不及。在这一声销魂到极点的呻吟后,姬冬赢令

人瞠目结舌地进入了亢奋状态,高耸的乳峰如潮水般起伏,赤裸的胴体如水蛇般

扭动,玉穴爱液泉涌,婉转的呻吟连绵不断。

面对这巨大的转变,武明轩一时还反应不过来,依然惯性地刺激着她的g点,

突然间姬冬姬猛地挺起纤腰,玉穴开始强劲而有力地痉动起来



「别,别……。」武明轩这才醒悟过来,在这电光火石间姬冬赢竟已攀上肉

欲的巅峰。他反应还算快,一边喊着一边将手指从她的玉穴中抽离。但在他手指

离开的瞬间,姬冬赢的手伸向玉穴,纤细的手指转眼间没入了玉穴中。武明轩一

把抓着她胳膊,但却僵着没动,她已不可逆地攀上了欲望的巅峰,即使拉开她的

手也于事无补,哪何必又做这般小家子气的事。

虽然眼前的画面诱人之极,但武明轩多少有些沮丧,自己费尽心思激起了她

的欲望,但此时却只做了一个旁观者。在几声短促而又高亢的呻吟后,姬冬赢紧

绷的娇躯柔软了下来,悬空高挺的玉臀又紧贴在了他的胯间。

「不好意思,一时没能控制住。」姬冬赢倚靠着他胸膛,神情

显得有些疲惫。

「没事,只要你开心就行。」武明轩也只能这般故作大方。

「你真是个懂得体贴女人的好嫖客。」姬冬赢还是那么一副腔调。

「你又在取笑我,这么快来高潮你是故意的吧。」虽然武明轩已经放下执念,

但听到这样的话语多少仍有些不太舒服。

「不是故意的,是因为你太厉害了。」姬冬赢道:「要再继续吗,和你在一

起我都无法好好的思考。」

「为什么?」武明轩问道。

「哪有嫖客会对妓女说,只要你开心就好。在你的眼中我不是妓女,更不是

蝼蚁,所以我无法有蝼蚁的感受,也就无法认真的思考。」姬冬赢道。

武明轩又一次语塞,半晌才道:「我算了彻底服了你了,好吧,你既然非这

么说,我试着尽量把你当成蝼蚁好了。」

「没问题,就怕你做不到。」姬冬赢的话总是带丝挑衅的味道。

「我尽试试。」又被嘲笑,武明轩真的有点动气。他把手又伸到了姬冬赢的

双腿间,虽然私处依然湿润无比,但花唇象被霜打的花瓣蔫蔫地恢复原本纤薄的

模样。女人和男人一样,在高潮过后也会有一段不应期,武明轩知道此时很难再

挑起她的欲望。不过,他本也没打算这么做,他的手掌继续前伸,越过了花唇,

插进了她的股沟,指尖顶在她菊穴的洞口。

武明轩看着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中指猛然用力,一下深深地捅进了她的菊

穴里。虽然没出声,但姬冬赢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显得颇有些痛苦的模样。

「这里有人插进去过没有?」武明轩问道。

「有过。」姬冬赢回答道。

武明轩微微有些失望,他继续问道:「是谁?是你爱过的那个男人吗?」

「他倒没有,是别的人。」姬冬赢答道。

听到这个回答武明轩总算没有完全失望,他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而是将手

指从菊穴里抽出,接着托起浑圆白皙的翘臀,雄壮的阳具顶在菊穴口上。「如果

你去做了妓女,少不了要肛交,先让我试下吧。」武明轩道。

「没问题。」姬冬赢语调依然平静。

武明轩手掌抓着雪白的股肉用力往下一扯,姬冬赢半蹲着的胴体顿时沉了数

分。因为身体充盈着真气,阳具硬得如生铁一般,巨大的龟头硬生生地插进了菊

穴洞口。对于很少肛交的人来说,进入菊穴的难度无疑十分巨大,如果强行插入,

往往会带来巨大的疼痛和伤害。因为姬冬赢背对着他,武明轩看不到她的表情,

但在进入她身体的一刹那,柔软的臀肉立刻变得象石头一般生硬,而垂在纤腰两

侧的玉手也握成拳头。

「这是你自找的。」武明轩在心中暗暗地道。虽然这么想,但多少有些顾虑,

在龟头挤入菊穴后,他并没强行一插到底。她的菊穴极为狭小,加上身体绷紧,

如果强插菊穴极有可能被撕裂,不管怎么说,虽然想让她吃点苦头,但却不想过

份地伤害到她。

「身为蝼蚁的感觉好吗?」武明轩问道。虽然进入的是她后庭,但带来的愉

悦感却极为巨大。刚一进入,肉棒就象被什么东西紧紧咬住,随即菊穴痉动起来,

不断地收缩与扩张,这与刚才侵入玉穴时的痉动有些象,但此时的紧缩与扩张力

远比刚才要大得多。问这话的时候武明轩在想,如果她让自己不要继续,自己该

怎么做?是不管,还是放弃。

「还行吧。」听姬冬赢的语气好象并没有太大的痛苦。

武明轩很想一下把整根肉棒都插进菊穴,但这样做菊穴洞门可能会裂开,毕

竟她是自己请来的客人,事情不能过得太过。他的手缓缓从玉臀移到了纤腰上,

「你自己来。」他手掌的力道仅是用于让她悬空的身体保持平衡。

在姬冬赢身后的武明轩虽然看不到她的脸,但眼前的s型的曲线,那裸背、

细腰、玉臀都是最美的风景。他望着自己旗杆一般矗立更已刺进菊穴的雄壮阳具,

油然而生一种征服的快感。虽然他并不清楚她的目的,但他知道认定,无论怎样

故作淡定,无论怎么伪装,此时她的心里一定充满着痛苦和屈辱。身为圣凤的她,

慢慢地扭着美丽的丰臀,一点一点将自己的肉棒吞进菊穴,这样的画面想想就让

人热血沸腾。

但是,想象中的画面并没有出现。听了他的话,姬冬赢应了一声道:「好的。」

正当武明轩满心期盼之时,她赤裸的胴体猛然下沉,巨硕的肉棒象长矛一般直挺

挺地刺入了菊穴。

武明轩的目光正盯着自己的肉棒,只见刹那间,半截肉棒已消失不见。眼见

菊穴口扩张到了极限,他不由自地收紧了双手,铁钳般夹住她的腰肢,顿时姬

冬赢的身体象凝固一般定在半空中。武明轩嘴角情不自禁又浮现一丝苦笑,她虽

然没运真气,但用的力量也实在太大了,再加她的身体一直紧绷着,如果自己不

阻止,菊穴铁定要被撕开口子。这简值是自虐呀!他彻底无语。

武明轩重新托住了她的臀部,虽然半截肉棒已经进入她身体,但由于通道过

于狭窄,前进的阻力还是十分巨大。面对姬冬赢种种出乎意料之举,他已不想再

去计较,甚至都懒得去问了。

他手掌抓捏着石头一样坚硬的股肉,道:「你要放松一点,我知道可能有点

痛,但身体放松了就不会痛了。」他现在想的只是如何顺利地把肉棒插进去。

「好的。」姬冬赢应道。渐渐地,坚硬的股肉终于慢慢地柔软了下来,武明

轩还是看到想象中的画面,雪白的玉臀轻轻地摇曳着,一点点将肉棒吞了进去。

半晌,武明轩的手抽了出来,肉棒全部进入了她的身体,雪臀紧紧贴在的他的胯

间。

武明轩扳动着她仍有些僵硬的身体,让她后仰重新靠在了自己的胸口中。虽

然菊穴被填得满满实实,姬冬赢脸上还是淡然的神情,但她的额头有些湿漉漉,

应该是流过汗了。

武明轩忍不住又去吻她,这一次的吻感受与前先不同,因为自己的肉棒在她

的身体里,他感受自己和她融为一体,她是属于自己的,所以这一次的吻比前先

更加的热烈而持久。

对于激发潜能的人来说,真气是万能的,真气可以使感官敏锐、可以让力量

增强,同时真气也可以控制肉欲。如果姬冬赢使用真气,先前绝不会被他挑逗得

春情荡漾,而此时武明轩运着真气,他的性能力如同超人。当然运着真气并非感

受不到肉欲的欢愉,而是可以随心所欲地将这份欢愉想延长多久就多久。所以,

武明轩并没有急着抽动肉棒,他久久地亲吻着她,感受着舌头互相缠绕的美妙感

觉,而即使自己没动,菊穴神奇地一直不停地痉动,象一双纤纤玉手按摩着自己

的滚烫的肉棒,这种感觉只能用欲仙欲死才能形容。

突然解菡嫣听到小桃「no、no」的尖叫起来,她凑近门缝向外张望,只

见一丝不挂的小桃脸朝下被那铁塔般的黑人紧按着,那人握着通体漆黑、比驴鞭

还粗长的阳具在小桃白皙的双股间乱捅乱插。

「don'tdothis,noanalsex。」小桃大声喊着,但那

黑人不加理睬,继续死命捅着她后庭的菊穴。两人力量相差太过悬殊,无论小桃

怎么扑腾却仍象小鸡般被他死死地按在胯下。终于黑色的巨硕肉棒刺入了她的菊

穴,小桃痛得连连哀号。

解菡嫣差一点想从壁橱里冲出去,她紧握双拳,竭力克制住了冲动。无论小

桃是不是魔教的人,目睹这样的暴行依然令她怒火填膺。

黑人的性交能力超强,他足足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才吹着口哨离开。小桃在床

上躺了好一会儿才慢慢地爬起来。下了床,她摇摇晃晃走过去锁好门,然后冲着

解菡嫣藏身的壁橱轻轻地喊到:「我下班了,你出来吧。」

解菡嫣从壁橱里钻了出来,看她走路都不稳的样子便过去扶住她道:「你没

事吧。」

小桃嘿嘿一笑道:「干这行总会遇到一些变态的客人,刚才那个黑人也算是

个常客,他就喜欢我叫.01????b??z.,叫得越惨他就越兴奋。」

解菡嫣讶然道:「那刚才你叫得那么惨是装的吗?」

「一半对一半吧,他的屌那么粗,不痛才怪呢。」小桃用手揉着屁股道:

「你饿了吧,我给你弄点好吃的。」说着她打开床边的一个柜子,从里面拿出一

包康师傅雪菜牛肉方便面象献宝一样捧在手中道:「这方便面是我来的时候带来

的,我一直都舍不得吃呢。」

小桃的率真可爱又一次感染到了解菡嫣,她笑着道:「我不饿,这宝贝还是

你留着吧。」

「不行,你一天只吃几个饼哪够呀。」小桃不容分说撕开方便的包装纸,她

走到了饮水机边道:「我给你泡,你可是我们家乡的面,在这里有钱也吃不到。」

接过冒着热气滚烫的方便面,解菡嫣除了说谢谢还能说什么。两人有一句没

一句的闲聊,解菡嫣觉得她怎么看都不象是魔教的人。对于如何发现自己,小桃

也给了更理的解释,她并没有晨跑的习惯,但昨天大概是肚子饿了睡不着,于

是一大早出去转转想买点东西吃,走着走着就发现了她,然后叫了一辆机动三轮

车把她带回来了房间。

两人聊了半个多小时,解菡嫣看到小桃的眼皮开始打架。

「我们睡吧。」解菡嫣提议道。

小桃左看看右看看好象欲言又止的样子。解菡嫣以为她不习惯和自己睡一张

床便道:「我睡地上好了。」

小桃连忙摆手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想说什么尽管说好了。」解菡嫣道。

「是这样,虽然门是上了锁,但这里的老板有钥匙,他有时会突然过来,如

果看到你在,那不就麻烦了。」小桃道。

「那我还是睡壁橱里吧。」解菡嫣道。

「壁橱这么小,怎么睡呀。」小桃道。

「没关系,可以睡的。」解菡嫣道。

身在异国他乡,又深入敌窟,安全是第一的。解菡嫣觉得小桃心还是满细的,

蜷缩在狭小的壁橱中虽然不怎么舒服,但她却觉得很安心,不多时便沉沉地进入

了梦乡。

感谢光临第一小说站</div></div>

标签:

留言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