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文学网

玫瑰酒吧小说调教 哪部小说男主叫凤九尘

admin

玫瑰酒吧小说调教

哪部小说男主叫凤九尘

>>玫瑰酒吧小说调教<<

&bp;&bp;&bp;&bp;“什么百晓生是拜月教的人”

&bp;&bp;&bp;&bp;庞弯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静静抓住南夷的手臂,激动得手都抖了。(飞速小说网www/feisuxs.com)

&bp;&bp;&bp;&bp;“正是,百晓生是教主十年前就安顾溪居身边的,他一直都是拜月教的人。”

&bp;&bp;&bp;&bp;南夷取下脸颊边的黑巾,胸有成竹的笑了。

&bp;&bp;&bp;&bp;“这么多年来他一步一步从点滴做起,终于成为了顾溪居的心腹。顾溪居自认谋算过人,又怎能想到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bp;&bp;&bp;&bp;他从鼻子底嗤了一声:“教主对百晓生下了最后通牒,只怕那顾溪居再也活不过今日了。”

&bp;&bp;&bp;&bp;庞弯打了个寒颤。

&bp;&bp;&bp;&bp;她忽然想起百晓生被血霸抓伤后南夷乔装前来解毒的事情,想不到里面还有这层关系

&bp;&bp;&bp;&bp;“既然有百晓生这步妙棋,为何没有早些拿出来用”她大惑不解的望着南夷。

&bp;&bp;&bp;&bp;南夷叹了一口气。

&bp;&bp;&bp;&bp;“那顾溪居一直以来表现得与他惺惺相惜,甚至将玉龙灵托付给他,百晓生差点就要不顾体内的蛊毒彻底叛变,多亏你盗取了那玉龙令,他才知道顾溪居从头到尾没有相信过他,所以才愿意接下教主的命令。”

&bp;&bp;&bp;&bp;庞弯不由自主“啊”的叫了一声。

&bp;&bp;&bp;&bp;她夺取玉龙令让顾溪居失信于天下的目的虽没有达成,却阴差阳错害他丢了性命,这算不算歪打正着

&bp;&bp;&bp;&bp;“咱们先在客栈里等着,最迟不过明天,应该就会有消息传来了。”南夷拍拍她的脸,“教主比你更着急。”

&bp;&bp;&bp;&bp;庞弯忽然想起,方才他说的是“教主”,而不是“阿爹”两个字。


&bp;&bp;&bp;&bp;“你和教主”她抬起小脸不无紧张的看他。

&bp;&bp;&bp;&bp;“大人的事,你不需要知道。”南夷一怔,随即温柔摸着她的头发,“你只要知道,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会是你师哥就行了。”

&bp;&bp;&bp;&bp;庞弯听到这句话,眼泪扑簌扑簌就掉下来了。

&bp;&bp;&bp;&bp;师兄妹二人坐在一块儿说了许多话,包括南夷离开拜月教之后去了哪里,做了些什么,自然庞弯也将自己与贺青芦的故事和盘托出,只是隐瞒了他的孤宫少宫主身份。

&bp;&bp;&bp;&bp;南夷听完后沉默了很长一段时间。

&bp;&bp;&bp;&bp;“这贺公子,可是个值得托付之人”他漆黑的眼珠子凝视着庞弯,一动也不动。

&bp;&bp;&bp;&bp;庞弯想起贺青芦这一路来的表现,情不自禁点了点头:“他是真心对我好。”

&bp;&bp;&bp;&bp;也并没有经历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只是在流水般逝去的日子里,发现了他拙于言辞疏于表达的关怀,感受到他坚定而没有迟疑的爱意,贺青芦虽然外在是个冰冷倨傲的贵公子,内里却有一颗再单纯不过的赤忱之心。

&bp;&bp;&bp;&bp;“你喜欢他吗”南夷顿了顿忽然出口问她,话语和眼神一样直接。

&bp;&bp;&bp;&bp;庞弯呆住,随即有些害羞的低下头颅她是依恋贺青芦的,舍不得他有半分伤心难过,也许,这就是喜欢的一种

&bp;&bp;&bp;&bp;南夷看着她这小女儿家一般的羞涩表情,心中多少明白了。

&bp;&bp;&bp;&bp;他沉默了片刻,伸出手将庞弯腮边的头发拨自脑后:“你真打算随他一起离开”

&bp;&bp;&bp;&bp;庞弯抬头刚要回答,话到嘴边却又咽了下去,一双杏眼滴溜溜盯着南夷身后。

&bp;&bp;&bp;&bp;贺青芦正一脸僵硬的站在门口,修长手指停留在铜扣环上,显然是刚推门进来。

&bp;&bp;&bp;&bp;“公子”她下意识吞了口唾沫。

&bp;&bp;&bp;&bp;贺青芦眉头一皱,身形未动淡漠唤了一声:“还不过来”语气和神态俨然不耐烦至极。

&bp;&bp;&bp;&bp;庞弯立刻乖乖起身。

&bp;&bp;&bp;&bp;手臂却忽然被人拽住了。

&bp;&bp;&bp;&bp;“我与我师妹讲话,何时轮得到你来插嘴”南夷抢先一步挡在她面前,脸色冷凝。

&bp;&bp;&bp;&bp;贺青芦眉头蹙得更深,他选择无视南夷,只是偏头朝他身后轻飘飘吩咐一声:“过来。”

&bp;&bp;&bp;&bp;庞弯听见这冰凉的声音,心里知道对方已经到了濒临爆发的边缘,赶紧从南夷身后探出头。

&bp;&bp;&bp;&bp;“来了来了。”她拨开南夷的手,步履轻快的朝门边跑过去。

&bp;&bp;&bp;&bp;南夷微微一怔。

&bp;&bp;&bp;&bp;“公子,这是我师兄,你们见过的。”庞弯挽住贺青芦的胳膊笑嘻嘻朝前拖去,“来来来,大家认识一下。”

&bp;&bp;&bp;&bp;贺青芦不情不愿被她拽到南夷跟前,两个风姿卓绝的年轻人就这么站在屋中,大眼瞪小眼。

&bp;&bp;&bp;&bp;“好好对她。”

&bp;&bp;&bp;&bp;半晌过后,南夷终于开口打破了沉默,他走上前拍了拍贺青芦肩膀。

&bp;&bp;&bp;&bp;“假如你让她伤心半分,就算追到天涯海角我也要将你挫骨扬灰。”

&bp;&bp;&bp;&bp;南夷丢下这句话便扬长而去,孤高的背影看起来潇洒极了。

&bp;&bp;&bp;&bp;“哇,我都不知道师哥会这么宝贝我”庞弯望着南夷远去的身影咋舌,随即笑嘻嘻朝身边人拱去,“公子你听见了没,师哥帮我撑腰呢”

&bp;&bp;&bp;&bp;贺青芦又气又恼,啪的朝她脑门拍了一掌:“你以后再贴他那么近试试看小心我先剁了他的手”

&bp;&bp;&bp;&bp;庞弯摸着脑袋嘿嘿傻笑。

&bp;&bp;&bp;&bp;现在的公子真好,信任她,保护她,并不会因为乱吃飞醋而伤害她。想当初他得知自己与顾溪居的纠葛时大发雷霆,将自己关在房间里三天三夜都不出门,却最终还是依了她的复仇计划,放她走,为她准备所需工具,又在紧要关头将她劫出生天。

&bp;&bp;&bp;&bp;“只要你好好的活着回来,心甘情愿跟我走。”这就是他索要的唯一报酬。

&bp;&bp;&bp;&bp;庞弯挽着贺青芦的胳膊,絮絮叨叨将那祭天仪式上的情形都与贺青芦讲了,随即愤愤不平道:“也不知那群老掌门怎么回事,个个都说顾溪居的玉龙令是真的,无论形状颜色都不甚相合,莫非他们集体瞎了眼睛”

&bp;&bp;&bp;&bp;贺青芦沉默片刻,漠然道:“不,不是集体瞎了眼睛,而是集体选择性站队了。”

&bp;&bp;&bp;&bp;庞弯吃了一惊,抬起头眼巴巴看他。

&bp;&bp;&bp;&bp;“看来顾溪居下了本钱,威逼利诱收买了一群武林元老,有这群人撑腰,就算他拿块石头出来说这是玉龙令,恐怕也不会有人有异议。”贺青芦朝她笑笑,一副意料之中的神情,“是对是错,是正是邪,每个人心中有一杆秤,秤砣便是自己的利益,所有人都会选对自己最有利的答案,而不是最接近事实的答案。”

&bp;&bp;&bp;&bp;庞弯听完沉默了好一会儿,她想起了罗生门。

&bp;&bp;&bp;&bp;“你知道孤宫为何永不介入正邪之争了”贺青芦叹了一声,“因为根本就没有办法简单划分正与邪,我二叔又恰好是个喜欢逍遥的懒人。”

&bp;&bp;&bp;&bp;庞弯想着自己踏入江湖以来的所见所闻,不由得心生寂寥。

&bp;&bp;&bp;&bp;她曾经那么羡慕名门正派的世家姑娘,因为她们生来就是身世清白不受歧视的白莲花,然而现在看来,世事难绝对。

&bp;&bp;&bp;&bp;话说回来,要是百晓生真的杀死了顾溪居,江湖会变成怎样呢盟主之位由何山奈接手那老头也不是什么好鸟,拜月教和名门正派的纠葛将继续永无休止吧。

&bp;&bp;&bp;&bp;她摸着袖子里的玉龙令,久久没有说话。

&bp;&bp;&bp;&bp;“今天有没有头痛过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贺青芦照例揽过她的肩对她嘘寒问暖。

&bp;&bp;&bp;&bp;庞弯摇了摇头,轻轻依偎进他怀里。

&bp;&bp;&bp;&bp;等明天吧,等明天传来百晓生成功的消息,她便可以安心将玉龙令交给南夷,然后与贺青芦一道离开这复杂的世界,去那个充满神秘的地方。

&bp;&bp;&bp;&bp;不过第二天她并没有等来顾溪居死亡的消息。

&bp;&bp;&bp;&bp;清晨时分,阿浊一如既往的端来汤药送到庞弯床边,打算将她推醒。

&bp;&bp;&bp;&bp;然而庞弯这次并没有像往常一样睁开眼睛,她的双眼始终紧闭,没有丝毫的反应。

&bp;&bp;&bp;&bp;阿浊脸色一变,随即去探她的鼻息,摸她的脉搏。

&bp;&bp;&bp;&bp;片刻后,只听啪的一声,阿浊手中的药碗被打翻在地,乌黑的汤汁沿着地板蜿蜒流出,静静朝向不知名的地方流去。

标签:

留言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