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文学网

好看的女主医学小说 每月15次2个房东轮流少妇张莉

admin

哈喽,小伙伴们,又到了小编为大家推荐好看的女主医学小说的时间啦!今天小编要为大家安利的小说是每月15次2个房东轮流,希望能满足大家。

每月15次2个房东轮流

>>好看的女主医学小说:每月15次2个房东轮流<<

晚会之后还会有一个晚宴,安排在一个酒店的礼堂里,顾期年暗暗的想:“可能是为了方便办事吧?”顾期年拿着酒安静的站在餐桌旁边,他还在溜神突然感觉肩膀被人碰了一下,

他看见来人:“哎,小夏。”

小夏扬头嗯了一声,和他碰了下杯。顾期年看了下四周的人们正欢快的聊天,转头看着小夏:“怎么了?”

小夏靠在桌子上:“嗨~,来陪陪你。”

顾期年听他一说,脸上挂着笑道:“我一个大男人有什么好陪的。”

“那可不对了,我也是个大男人,以前顾哥不也是陪我嘛。”

“你当时小嘛。”顾期年停顿一下,看着小夏一脸的严肃,惹得小夏也站直了看着他。

“小夏,之前的事真的太谢谢你了。如果不是你找到姜琴雅我现在还知道会怎样呢。”

“顾哥,其实这没什么,我觉得你更应该感谢你自己。”

“我自己?”顾期年显得有些疑惑。小夏一副肯定的样子道:“顾哥,我不知道你认为自己怎样,反正我觉得你很好,很关心人。”小夏皱着眉似乎是在想措辞:“是那个化妆师告诉我你要出事的。我想,或许她也感觉顾哥是个好人。”说我小夏害羞的笑了下。

顾期年看着小夏:“那也是要谢谢你的。”他回想起自己曾和那个女孩说的话,原来自己的善良曾经救过自己。顾期年和小夏找了个角落的位置安静的喝着酒,小夏把头探到顾期年的旁边问:“那个,张嘉禾哥哥呢?”

“那里。”顾期年朝着偏于后方的位置扬了下头。小夏看去,笑道:“顾哥和张哥这关系可真好呀!我找了半天还没看见呢。”

张嘉禾离他们有着些距离,但看样子是已经发现了顾期年。张嘉禾看着顾期年是想过来的,可手臂却被陆澄紧紧的拽着,周围站着几个导演。陆澄的嘴巴一张一合在说着话,而张嘉禾是一副想逃却逃不掉的样子。小夏看这一幕:“哈哈哈顾哥,你说陆澄是在推销张哥吗?你看张哥那副样子。哈哈哈。”小夏开心的样子也感染了顾期年,顾期年在笑着,拿起的酒杯举在半空。突然,一声清脆的玻璃碰撞的声音引得两人抬头看去。小夏在看见来人后收敛了笑容,一

张嘴巴抿成了一条线,他看向顾期年刚想说点什么。

“小夏,去那边。”顾期年随手指了个方向,还朝着小夏眨了下眼睛。小夏低下头向远一点的地方走去。

顾期年笑着看向来人,沉声问道:“陈老板,有事吗?”

陈成也笑着:“倒也没什么,顾先生上次下手很重呀。”他撩开自己的衣袖漏出了里面的绷带,眉毛皱着装出一副思考的样子道:“当时伤口有多长了?”他用手指比划着长度,嘴里还念叨着:“不对呀。”顾期年先是受不住了,:“陈老板,我会赔偿你医药费的。”

“我倒不是要什么赔偿,只是上次的事确实是个误会。吴小姐办事不利反还倒伤了你我的和气,我如今是来求和的。”

顾期年眼睛瞟了下四周,会场里仍是人员满满,但每一个人都压低了声音,目光瞟向他和陈成。没人会管闲事,也没人会不喜欢看热闹。

“难不成我如今这样也是误会。”顾期年的话一出口,周围的人仿佛吸了口凉气。话憋心里是一回事,说出来那就是另一回事了。陈成倒是没有生气,先是一愣,反应过来随即道:“都是公司的员工,会错了意。”陈成说完倒了一杯酒将酒举到顾期年面前说:“既然如此,这杯酒当是我给顾先生赔罪了。”说罢将酒一饮而尽。顾期年低着眉毛,没对他的举动做出什么反应,只是心开始焦灼了起来,因为直觉告诉他陈成不会这么好心的。果然,下一秒他的面前就被递来一杯酒,陈成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顾先生,我的酒喝完了。”他又摆出一副狩猎者的姿态看着顾期年道:“该你了,难不成顾先生还在气不过我吗?”顾期年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暗想:“我要不是有点道德我现在就打人了。”顾期年脸上挤出笑容接过酒喝了下去,心想:“这么多人,我也不怕你敢下药。”陈成看他喝下去后爽朗地一笑,周围人看见两人之间的气氛逐渐融洽也不再关注了“这酒也喝了,顾先生和我上次的误会也算是了了吧?”陈成看着顾期年,直到他点了头才继续道:“那我们重新认识一下,我叫陈成,周围风言风语太多,以后还要靠顾先生自己来了解我呀。”

果然如顾期年所想,陈成言罢将一根烟递到了他的面前,顾期年知道这烟里不会是什么好东西。

他假装愣了一下,急忙道:“陈先生,我不会抽烟。”

陈成契而不舍,“凡事都要有第一次嘛,试一试。”他一副前辈教导小辈的样子看得顾期年直犯恶心。一边的张嘉禾眼看着兄弟受欺负,想要上前可手臂却被陆澄死死的抓着。在张嘉禾挣脱不开之时,顾期年先说了话,假佯为难道:“陈先生,家父对我严苛,总说君子要从德、从礼、从仁、从心,听父母之言。父母之言大过天,请陈先生不要怪我不接烟的失礼。”还未等陈成说话,顾期年又说道:“陈先生,你我之间误会已除。等相熟时我定带着礼品登门道歉,到时候你我以茶代酒,以食代烟。您看,如何?”

理由是蹩脚的,毫无可信度。陈成脸色很是难看,顾期年心里不住哀嚎:“是个麻烦呀!”陈成冷笑了一下,把烟要强硬的塞到顾期年的怀里,顾期年都要做好丢烟以至于以后丢饭碗的心里准备时。

烟被人握住了。

两个人都在专注的较着劲儿没有人注意身边的情况。

“张先生,您这是干嘛呀,让人看去还以为你欺负小辈呢。”说话的人眉眼带笑,声音温和。

“哦,归小姐呀。……我只是一时心急罢了。”陈成面色缓和了一下,但看向顾期年的眼神中是明显的怒意。

归宁扯了下陈成的衣袖道:“这里有狗仔,当心呀。”

陈成打量了一下四周,朝顾期年摆出一个笑比哭还难看的表情才不情愿的走开。

看着人渐远,顾期年的表情就愈发的狰狞,心里把陈成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了一遍。

“哎。”

顾期年看着拉了下自己的归宁,连忙鞠躬道:“谢谢,宁姐。”

“不用谢。”归宁笑的愈发的温柔却看的顾期年心里一阵害怕。

“你多大了?”归宁坐到了顾期年的身边很自然的问道。

“我27了”

“年纪还算可以。父母是干嘛的?”

“我爸是开出租的,妈妈没有工作。”顾期年咧嘴笑着,心里想道:“送走一个又来一个,这个还不能再惹了。我忍!”

归宁看他笑的勉强,自己笑出来声音。一会又说道:“我之前看过你的剧,演的很好,我这有个综艺,不如我推给你。”

“啊?”顾期年有些受宠若惊。

“咱们留个电话?”

顾期年把电话留下后,开始去看归宁的脸。面白如脂,红唇微翘,一双眼睛中尽显…满意。顾期年觉得这情感有些怪异,但也好过陈成那副想拆植入腹的样子。

宴会中的人开始陆续地离开了,顾期年瞧了眼时间已经超过了宴会的规定了。他抬眼看了下归宁,女人心有灵犀的说道:“那今天就这样吧。顾先生,综艺的话还请你不要推辞了。”

归宁起先站起来,顾期年紧随着起身匆忙的鞠躬,归宁又笑了,在这几句话里她笑了好多次,她把顾期年的衣角拽平了,看着他的眼神中竟还透着慈爱和欣赏:“不用紧张,我们以后会很熟的。”归宁离开后顾期年回味着最后的话,不仅心里哀嚎道:“归宁姐,一定要是个好人呀!”

屋里的人已经离开半数,小夏和几个同公司的人走到他的身边,关心的看着,问着。张嘉禾被陆澄拽的快成直角了

,眼看顾期年被一群人围着喊道:“顾哥,你还好吧。”

顾期年一众人看去,发出来一阵噗噗噗的笑声,他点了下头,朝他摆手说道:“没事,以后电话联系呀。”

“嗯。”

顾期年和小夏他们一起回了酒店,

“果然,还是会有好运的!”顾期年美滋滋的想着。

标签:

留言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