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文学网

女王调教鞭小说,空心杨柳是哪部小说

admin

女王调教鞭小说

空心杨柳是哪部小说

>>女王调教鞭小说<<

方文清听完他们的意见,很快做出了决定:“这样吧,你们就守在这里,轶枫轶旗你们俩依旧在这里摸清楚他们的底细和情况,万一有什么事情你们俩商量着决定。(w-w-w.feisuxs.c-o-m)看小说请牢记...宫里头就萧风萧云兄弟,你们俩一定要保护好皇上的安全,必要的时候也不必顾忌太多。”

方文清说完又看着轶玄轶斯:“你们俩跟我一起走一趟远门。”

“是。”大家很快就又分开回到各自岗位上去了。

经常的一处茶馆里,方文清走进一间包间。门外的小厮一看到方文清,就很自然地退到边上打开了门。方文清走了进去,里面已经坐着一个人了。是个穿着红衣服的少年,他看到进来的人之后点了点头也没有站起来,而是很随意地从手边端起茶壶又斟了一杯茶,这才对着方文清笑了笑:“什么时候去看看小林。”

“是啊,准备今天下午就去。”方文清说着已经坐了下来,他端过扑鼻清香的茶抿了一口,这才抬起头看着红衣少年很认真地说道:“长公主,这件事情你怎么看”

“没什么怎么看的,她们来历不明一直是我放心不下的。皇上虽然不算开国以来最好的明君,但总算也为百姓谋福了。就再退一万步来说,即使将来皇上驾鹤西去,那咱们的皇上也应该是从那几个皇子中选出,可不能任由她们那些人胡闹腾”坠子眯着眼睛呵呵冷笑着说着。

方文清看着她:“怎么,她们野心这么大”

坠子摇了摇头:“这个我暂时还不清楚,但是咱们这么想着也有备无患。不过除了社稷江山。我不知道她们还有什么目的。”

“嗯,我回去查清楚的。对了长公主,这次的事情多谢你了”

坠子摇了摇头:“别这么客气,也是应该的。对了。时间已经不早了,你赶紧回去准备一下吧,去第一庄也得好些时日。”

方文清点点头看了她一眼就转身出去了。

方文清走出门外,在走廊上轶玄跟了过来。轶玄看着少爷又看了看周围没什么动静,这才又神神秘秘小声问道:“少爷,事情成功了吗”

“嗯。”方文清点点头。

轶玄也抿着嘴偷着乐,看样子他挺高兴的。

话说他们俩这说的又是什么事情呢其实就是上次他们托长公主坠子帮的一个忙。这个忙其实也挺简单,但又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方文清听闻皇上要和这位新皇后出宫的消息之后,心里就一直放心不下。因为一旦出了宫。皇上的安全可就不那么好说了。而在这时候方文清就想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用一个什么办法制止他们出宫。

强的当然不行,毕竟人家可是一国之君。排除了这个那就来软的,于是想了很久之后方文清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他虽然是方文清,但是也不能忘记他还有另一个身份:清文公子。他可是个用药用得出神入化的鬼才,所以他就要发挥他的专长了。他在家研制了半天终于研制出一种奇药。

这药到底有何奇特之处呢它看上去其实也并没有说得那么玄乎,好像也就是卖相稍微好一点的药丸,作用呢也就是补药,还有点解毒

治伤的功效。但是,但是这可不是出自一般医师的手。所以它也绝不可能这么普通。因为在这些功效之后还有最主要的一个作用,那就是。

何为就是一旦接触到了这个药之后人的精神很可能会有点萎靡不振,很可能有一点疲惫,所以人就会精神不济,精神不好呢那就是浑身倦乏。而这最后的结果就是他们根本没有精神和心情再出宫了。

又说了,要是人家预谋已久了的话又怎么可能因为身体不舒服就临时改变主意呢皇后一定会想尽办法连哄带骗把人给骗出去啊。嘿嘿,这也不用担心,因为任何人都不能低估了这药的作用。

但暂时似乎还没到天衣无缝的境界吧。首先,这药要是能起到作用。那必定是与人接触了。而接触到此药的人一旦身体出现异样,必定会有所怀疑。而有了怀疑之后就一定会有所警惕。在这个时候中招的人肯定要查出这“毒物”来源是什么。如果按照这样的推断的话,估计很快就能顺藤摸瓜找到长公主,再有方文清。那到时候不是露馅了吗

其实不必担忧。因为这药之所以奇就奇在这个地方。它的确是稀有的补药。的确是神奇的治伤药物。虽然有别的附加功效,但那也并不是一般方法下就能生效的。

方文清当初研制这药丸的时候就想到了,他最后试验了多次以后居然用辅助的方法把这奇特的功能悄悄地藏在了最外面,也就是药瓶子上。

真是好智慧,这药其实在坠子拿进宫献出摆在他们眼前的时候就已经悄悄地发挥着它神圣的使命了。在不知不觉间,在人毫无察觉的时候就已经被它治住了,而以后即使有人会想怎么样,那也绝对不会被人抓住什么把柄。因为天下除了方文清,根本就不会有第二个人能知道这药丸的神奇之处。

出了茶馆,方文清站着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人。对着身边的人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轶玄一愣,但马上他明白过来,他嘿嘿捂着嘴傻笑着,但马上又正色回道:“少爷放心,轶斯已经备好马车了,就在城门口。少爷,要不你在这等着,我让那小子把马车驾到这儿来。”

方文清摆摆手:“不用了,就几步地走走就到了。”

方文清一直往前走着,他的视线盯着脚底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轶玄跟在他的身后是一直惊吓不断,敢问少爷在车马人流之中这样不长点心,那不是很危险嘛。

但其实轶

玄担心得有点多余了,因为他的少爷此时并没有想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他只是很想念他的妻子了。

算算日子已经快一百天了。这一百天是多么长多么难熬的日子啊,忙起来的时候会暂时忘记,但休息下来之后就会疯狂的想念她。想念一个人的感觉是怎么样的啊,有些甜蜜,因为回忆里都是他们美好的一切。有些感慨,感慨着一路走来许多波折,也有些好笑,好笑他的妻子到底是多么客人善良,也有些无奈,无奈他的妻子现在和他分隔两地。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好。因为他觉得要不是这件事情他早就已经去看看他的小妻子以解相思之苦。但是这件事情太棘手了,他不仅一时半会儿解决不了,还可能后面会有很多麻烦。一想到这里,他的心里越发不开心了,所以他的脸色也更加阴暗了。

走在他后面边上一点的轶玄本来还担心少爷走神不看路脚底下会绊倒,也会撞到前面的人。但是渐渐地他发现这些人真够意思的,知道他们少爷是好人,所以迎面走来都纷纷避让开去了。就在轶玄抿着嘴咧着笑的时候,他又觉得有些不对劲,因为他发现对面走过来的每个人脸色都很难看,一个个都像是见了鬼似的或者一脸嫌弃的。

轶玄一看这情况,难道是少爷脸上长什么了他脸上脚底小跑两步上前拦住了方文清:“少爷,您等一等”

正走着路的方文清忽然被人拦下来,愣了一下,但也站住了。轶玄仔仔细细盯着方文清的脸看了半天,忽然苦着脸叫道:“我还以为他们都让着您呢,可是现在才知道原来他们是被您这包黑子脸给吓着了。”

方文清摸了摸自己的脸,又看了看轶玄没说话继续往前走了,但是脸上的表情好了很多,算是面无表情了吧。

轶玄跟在身后,摇摇头有些无奈,因为他现在越来越不知道他的少爷怎么了,为什么有的时候看上去傻乎乎的好像痴呆了呢但是也没关系,因为他的少爷只是偶尔痴呆,大多时候少爷依旧还是原来睿智的模样。

很快,方文清他们就走到了城门口。虽然不远,但也确实走了好一阵,毕竟最繁华的街道到这里的确是有好一段距离的。他们俩人步行出了城门之后就看到了城门外二里地的地方有他们熟悉的马车,马车上的人也就是轶斯。轶玄站在方文清边上龇牙咧嘴了半天,那轶斯才反应过来驾着马车迎来。

方文清看着轶斯:“事情都办好了吗”

轶斯点点头:“是,少爷,都按照您的吩咐办得妥妥的了。咱们现在就出发吧。”

“嗯,走吧。”

于是主仆三人就这样向着郊区的方向驶去。

方文清把事情交代好以后他就带着轶玄轶斯他们俩火急火燎地离开了京城。又一次离开京城了,那么离开京城他们又要去哪儿呢他们俩决定走一趟番邦地界,要想真正了解她们的身份,或许只有混入他们的老窝才能打探到一点消息。

只是这次他们去的地方可真够凶险,极有可能九死一生。说行动就行动,天还没黑透,方文清主仆三人就已经离开京城百里地远了。

标签:

留言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