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文学网

国外被改编成电影的小说讲调教|我只喜欢你哪部小说

admin

国外被改编成电影的小说讲调教

我只喜欢你哪部小说

>>国外被改编成电影的小说讲调教<<

“嘿嘿,我还想再吃一口”

“你还吃啊,你个馋猫”马桂兰娇嗔嗔的说道,听的几个男人的耳朵都像驴一样直直的翘了起来,不由自主的往前挪动了几步

听到马桂兰这一连串的叫声,外面的男人早就按耐不住了,轻轻的来到了瓜棚跟前,正在聚精会神的往里面看的时候,冷不丁身上被浇了一身水,仔细一闻,竟然还有尿骚味,几个大老爷们还没有摸清状况,头上和身上就是一顿猛打

“我叫你们没出息,叫你们没出息,回家舔你娘的屁沟子去”马桂兰拿着棒槌狠狠的打,狠狠的骂

刘强也拿着一根篱笆棍子抽打着那几个不要脸的男人,没有几下,他们就赶紧逃窜了,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一切都是马桂兰的计谋罢了

马桂兰知道在外面肯定有不少的男人在偷听,于是和刘强定下一计,一开始刘强还不好意思说,但也觉得马桂兰的计谋很高明就红着脸和嫂子演起戏来,当然,手倒是没敢动

“哈哈……回家舔你娘的屁沟去喽……”见把偷瓜的人打跑了,刘强大声的笑了

回到瓜棚的时候,马桂兰已经

躺倒了在地上的木板上

“嫂……嫂子……我先到北边巡视一圈,我怕他们藏到地边上摘瓜……”

“好啊,你去……”马桂兰懒懒的说道

等刘强再次回到瓜棚的时候,只听瓜棚里有稀里哗啦的说声,悄悄的往前走了几步,从竹缝里看见嫂子正在飞快的擦洗着身子,嫂子的倩影在闪闪烁烁的煤油灯下摇曳生姿

刘强不禁恼怒的拍打了自己一下,正是这点声音惊动了马桂兰

马桂兰以为偷瓜贼又回来了呢,不顾身上啥都没穿,咬牙切齿的端着洗澡水就跑了出来,二话不说就浇到了刘强身上,“我叫你没出息”

“啊……嫂……嫂子……是我啊……”

“啊,怎么是你啊阿强,你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干啥呢?”马桂林放下木盆走到刘强身前,摸了摸他满头的水,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赶紧捂着自己的身子钻进了瓜棚

马桂兰也只不过二十三岁的年龄,刚刚嫁给王国栋就成了寡妇,整天和刘强生活在一起,难免有些摩擦,但是那道人伦鸿沟始终不敢逾越

“阿强,你进来,嫂子已经穿好衣服了”

“哎……”刘强答应着走进了瓜棚,只见嫂子整个身子用被子包裹着蹲坐在木板上,脸上泛着水滴,不知道是洗澡水还是汗水

“嫂子,你这是做啥,大热天的,你干嘛用被子裹起来啊?”刘强不解的问道

“你身上都湿透了,在这又没有换洗的衣服,你就先将就着穿上嫂子的衣服,晚上巡夜的时候天比较凉,冻坏了身子可就麻烦了”

“我……”刘强有些犹豫了

“赶紧换上啊,,你傻愣着干啥呢?”

见嫂子催促自己,刘强慢慢的脱着衣服,“嫂子,你可不可以转过头去啊?”

“咋啦,你还怕我看你啊,小孩子一个,你有啥好看的啊?”不过马桂兰还是按照刘强说的转过了身去

刘强迅的脱掉全身的衣服,用毛巾擦了一下,飞快的换上了马桂兰的衣服,吹灭煤油灯,躺倒了马桂兰的身边

刘强不敢回到瓜棚了,他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自己,一不小心就会犯错误,马桂兰是那么一个诱惑惹火的女人,偏偏他有这个贼心却没有贼胆

不过有贼心没贼胆的远不止刘强一个人,此时瓜棚旁边的瓜秧下还匍匐着一个男人,他就是王篱笆

刚才他跟着那伙男人一块来到瓜棚,没想到不由自主的就一起偷听起了马桂林叔嫂的情事,结果到头来被人给耍了,人家根本就没有那回事,完全不是村里人传言的那样,说他们通奸的之类的混账话

那几个男人都被轰走了,但是王篱笆却不敢跑,因为他的确是带着任务的,老婆这几天就要生了,天天吵着要吃西瓜,于是下令让王篱笆弄几个瓜回去,不过不能买,要偷

所以王篱笆没有回家,悄悄的折返回来

作为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王篱笆哪里舍得离开啊,所以他顾不上偷瓜,轻手慢脚的潜伏在瓜棚的旁边

其实按照平常来说,这样大的动静,马桂兰和刘强完全会听得到的,只是他们完全投入进去了,对外面的声音充耳不闻

王篱笆属于那种表面看起来老实巴交的男人,但是心里面总是充满着泛滥的激情,用城里文华人流行的词来说,他是属于那种闷骚型的男人,如今好不容易有个机会欣赏一下别家女人的身体,他怎么会错过呢

王篱笆也是吓了一大跳,赶紧用西瓜秧遮住自己的身体,紧接着就看见刘强从瓜棚里走了出来,这加让他害怕了,不过看样子刘强并不是因为发现自己而走了出来

看着刘强到远处巡视去了,好久没有回来,王篱笆状着胆子轻轻爬到瓜棚的敞口,这下就加清晰的看清了里面平躺着的女人,她紊乱的呼吸他都能听得到

对于女人是白虎的说法,王篱笆还是深有感触的,因为他的奶奶就是一个白虎女人,而且奶奶和爷爷的经历跟马桂兰和刘强这样的关系也出奇的相似,所以一直以来王篱笆对于马桂兰和刘强的处境还是很同情理解的

王篱笆加担心这时候刘强会回来,那样的话一切就完蛋了

王篱笆有些恋恋不舍,但是又不得不离开,好在这时候刘强仍然在埋怨自己刚才的冲动,不该对马桂兰有那种龌龊的想法,不过,我最不应该的是不应该对她动手,刘强在心里骂着自己

刘强觉得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轻轻的走了回去

……………………

王篱笆心满意足的回到家中,不仅空手而回,还丢失了许多种子,严格说来是害死了成千上万的无辜生命,只是不知道这次耕耘播种将来会不会有收成

王篱笆显然没有精力考虑这些问题了,他此刻担心的是回家后怎么

应付老婆的折磨,跪搓板是免不了的了,用王篱笆经常调侃的话说,搓衣板是他人生中最主要的道具

刚才跟随王篱笆一块去瓜棚偷听的男人大多是青年小伙,没有婆娘的束缚,也不急于回家,所以转而来到同村何二傻家,因为这傻瓜也娶上媳妇了,而且还是倍儿标致的小媳妇,不知道这傻子知道咋要女人不,他们急不可耐的前去“听房”

何二傻原名叫何天柱,排名老二,原先有个药罐子哥哥何天梁,早些年,撑不住死了,他本人就是有点呆,有点愚钝,平时很少出门,说一句话能把人乐半天

小时候村里人逗他说:“天柱,一只蛤蟆几条腿啊?”

何天柱想了又想回答说:“四条”

“你确定吗?”村民们故意戏耍道

何天柱掰着手指头仔细数了数,好像是不太确定的说道:“我确定”

“好,天柱果然很聪明,那我再问你,一只特别,特别,非常,非常瘦的蛤蟆有几条腿啊?”村民老兄边说边用表情和手势演示那条瘦蛤蟆有多瘦

这下子,何天柱就答不上来了,数了数左手,又数了数右手,心里面还一直犯嘀咕,既然那么瘦了,腿肯定没有那么多了,那么是三只还是两只呢?要么就是一只也没有?

想了半天,在村民们的嬉笑声中,何天柱好像十分确定的说道:“一只也没有……”

标签:

留言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