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文学网

调教老师赵雪小说,哪部小说的男主角叫钟源

admin

调教老师赵雪小说

哪部小说的男主角叫钟源

>>调教老师赵雪小说<<

“叔叔,那既然这样,我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呗,你就安排一下呗,你叫我咋办我就咋办。刘疤子流着哈喇子说道。

蒋干知道刘疤子的作用已经利用完了,再呆下去也没有什么用了,还是赶紧打发他走吧,于是赶紧说道:“疤子啊,你的事叔叔会放在心上的,你就放心好了,绝对让你美梦成真,到时候你要争气一点,也把马寡妇的肚子弄大了,好给你留个后啊。”

说完这句话,蒋干就觉得有点得意忘形了,自己毕竟还是一村之长,现在正抓着马寡妇跟男人睡觉,无节度的生孩子的事呢,怎么能撺掇另外的男人也来这一招呢。

再说了,这个马寡妇娘家人可是自己家啊,说起来蒋翠翠还是自己的堂妹呢,怎么能出这样馊主意呢,嗨,现在不是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的时候,还是赶紧打发刘疤子走吧,还是大事要紧。

“疤子啊,听话啊,你赶紧回家吧,有什么事直接到村委会去等我,一有机会我会立马安排你们上炕的。”

“叔……”

刘疤子还想说什么,被蒋干大声呵斥一下:“你他妈的还有完没完呢?我不是已经说了吗,叫你滚你就滚,哪来这么多废话啊?”

蒋干终于发火了,刘疤子不知道他哪来这么大的火气,赶紧唯唯诺诺的走了出去,“叔,你别生气,我滚我滚还不行吗?”说着他倒退着走了出去。

李金枝刚刚还有点晕,被蒋干这雷霆一击立马醒了过来,张根生知道暴风骤雨即将来了,刚才蒋干的火气不是冲着刘疤子说的,而是他张根生。

蒋干看着刘疤子远去的背影,突然想到,何不把刘疤子替换掉,而让张根生上呢,这个念头在脑海中一闪而过,着实让他兴奋。

因为他觉得这是对张根生最好的惩罚了,一来完成了任务,二来又能好好的惩罚张根生。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自己本来就不信任刘疤子这个人,万一把事情给搞砸了那可就不好说了。

好,就这么办,你敢玩我的女人,我就让你的命根子烂掉!蒋干狠狠的想……

刘疤子这个局外之人终于走了,现在就剩下蒋干,李金枝,张根生三个人了,而且他们三人都心知肚明,此刻只有他们三人,而且大戏,重头戏马上就要上演了。

屋里面出奇的静,连根头发丝掉在地上,仿佛都能听得见,只见张根生和李金枝吓得瘫软在地上,两人脸上的汗水滴答滴答的滴到了地上。

张根生的手拄在地面上,不时的用手擦着脸上和身上的汗水,他的头的下方已经**的一片了。

张根生羞耻之心超过了害怕之意,想一想怎么也是孔门弟子,怎么能做下这等苟且之事呢……

李金枝也是浑身湿透,她甚至比张根生还要害怕,因为和蒋干从小生活在一起,他的狠劲她比张根生了解的多了。

犹记得,当年李金枝从邻村来找蒋干玩耍的时候,蒋干村里的一个流氓孩子看上了她的美色,竟然在半路拦截。

虽然在那件事中李金枝并没有失去什么,只是被人摸了一下罢了……

这件事被蒋干知道了,虽然论年龄论个头,蒋干都不是那个流氓孩子的对手,但是蒋干仍然毫不退缩,毫不犹豫的跑到村头拦住了那个小子,恶狠狠的猛扑上去,几个回合下来,便把那小子的小**给打肿了。

按照蒋干的话说,他的本意是要把他的小**给拽掉的,可是念他并没有得逞,而且还一直跪地求饶,便饶了他一马,但是还是在别的地方找了回来,那就是他把人家的一只眼给弄瞎了,这在当地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好在没有几天,那小子的爹在山上遇见了泥石流,不幸死了,家里没有了爷们,他娘一个妇道人家没有了撑腰的,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不过听说,后来他娘带着那小子远走他乡,那小子还留下狠话,二十年后会再回到莲花乡池水沟子,找蒋干报仇的,不过一晃眼快三十年了,还是不见踪影,估计已经死在外面了,人们连他叫什么也没有记得的了。

那件事仿佛历历在目,想来李金枝更加的心惊胆战,这要是提前告诉张根生的话,估计他更没有胆量玩自己了。

怎么办呢,如今该怎么呢?李金枝和张根生二人用眼神交流道,他们知道蒋干肯定是已经发现他们的奸情了,已经没有必要装下去了,看来出去,主动认罪,倒是很好的选择。

这时候,蒋干反而一点都不着急,他能体会到此时桌子底下的狗男女是一副什么的可怜相,他就是不主动说话,他要慢慢的熬着他们俩,慢慢的折磨她们俩,反正他有的是时间。

出去不出去,反正都躲不过蒋干的报复惩罚,看来只有出去这个选择,张根生打算爬出去,可是李金枝的手拽住了他的裤子,眼睛里仿佛在说:“不要出去,不要出去,出去就是死!”

可是张根生又能怎么办呢,他重重的垂下了头,用力的把头锤着地面,直到渗出血迹。

蒋干当然听见了这种声音,他突然猛咳几声,吓得李金枝和张根生赶紧滚了出来。

“蒋干大哥,我们知道错了,放过我们吧……”

“老公……我……我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吧

……”

这时候除了求饶他们还能做什么呢,可是张根生不知道的是蒋干早已经有了自己的谋划,不会轻易放过他的。

从二人求饶的话里,就可以看出李金枝要比张根生聪明一点,张根生说的是“我们知道错了,放过我们吧……”而李金枝是“我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吧”,一字之差,效果可是很有区别的。

奈何张根生这个嫩头瓜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还一个劲的磕着头大声喊道:“我们知道错了,放过我们吧……”

“‘我们’,这么功夫就成你们啦?你们俩可真够亲热的啊。”蒋干不阴不阳的说道。

“不……不……蒋干大哥,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要杀要剐请您动手吧,我绝不含糊,以后再也不敢了……”

没想到这个张根生倒是有点骨气,大丈夫敢做敢当,蒋干正眼看了张根生一眼,看见他一只手拄在地面上,另一只手拉着自己的裤裆。

蒋干这才想起来他的腰带还在自己手里抓着呢,而一想到他连裤子都解开让自己的老婆干了,蒋干就怒火中烧,但是他还是努力克制着自己,“呦,小张兄弟,你怎么没有腰带啊,你的手怎么一直捂着自己的裆啊?”

“我……我蒋干大哥,我真的知道错了,”张根生吓得直打哆嗦,预料到蒋干要出手了。

而李金枝也有同样的感觉,“老公,我知道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绝对只爱你一人,只对你一个人忠心不二,如果再犯的话你就把我的*堵死了。”李金枝主动发誓道。

蒋干连看都不看她一眼,他继续对着张根生说道:“小张兄弟啊,我在问你话呢,你的手怎么一直放在腰带处啊,你没有腰带吗?”

“我……我有啊……”张根生吞吞吐吐的答道。

“哦,那你的腰带在哪里呢?”蒋干明知故问。

“在……我……我不知道……”张根生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小张啊,你别跪着了,你站起来,让我看看……”

“大哥,我错了,你放过我吧……”

“你错了?你犯什么错啦?放了你?你刚才不是说要杀要剐随我的便吗?”

“这……大哥……我……”

“,没关系,我就是跟你开个玩笑,站起来,站起来!”妈的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蒋干突然发火,而且飞出一只脚,冷不丁的踹在了张根生身上。

“啊呦”“啊……”张根生和李金枝同时大叫一声。

张根生只好战战兢兢的站了起来。

只听蒋干又接着说道:“把手拿开!”

“大哥……大哥……”张根生知道蒋干要做什么了,他……他要迫害自己的命根子啊,因为张根生握着腰带的手一松开的话,裤子就会脱落到地上,到时自己的**就会露了出来。

“把手拿开!拿开!”蒋干暴怒,吓得张根生的手一哆嗦就拿开了,裤子也随之脱落到地面上。

果然不出蒋干之所料,张根生竟然没穿内裤,这个秘密还是以前张根生在村委会住的那段时间,蒋干无意间发现的呢,原来这小子真的有不穿内裤的癖好,今天竟然也没有穿。

当裤子脱落到地面上后,李金枝为了表示清白,赶紧闭上眼睛并且趴到了地面上,不敢去看,而蒋干把煤油灯挪到了桌子边上,认真的欣赏起城里来的大学生来。

蒋干看到李金枝这一幕,不禁轻蔑的一笑,你他妈的装什么装啊,你不知道看过多少遍了,当婊子还想立牌坊,真他妈的无耻。

蒋干对着李金枝说道

:“老婆你也抬起头来,好好的看看根生兄弟的……的……兄弟……哈哈……”蒋干感到戏耍一个人的感觉真的比做那点事来的快感还要强烈啊。

听到这样说,李金枝吓得赶紧摇头:“老公,不……不要,我的男人只有你一个,绝对不会看别人的。”

“哎呀,根生兄弟又不是外人,叫你看你就看嘛,刚才你们的桌子底下,地方狭窄,灯光黑暗,估计你也没有看清,现在给我好好看一看。”

“不……不要了,老公,我知道错了,求你放过我吧,我再也不敢了!”李金枝已经哭出来了。

“快啊,他妈的!”蒋干猛地一脚踹在李金枝肩膀上,吓得李金枝赶紧直起身子,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蒋干。

“往哪看呢,我要你往这边看……”

李金枝只好顺从的看向张根生兄弟的兄弟……

这真是一场做梦也没有料到的惨祸,张根生本来是一个老实巴交的学生,抱着在山村历练的心态扎根到这里,平时跟蒋干非常投机,友好合作,在蒋干身上学到了许多从书本上根本学不到的东西,可是没有想到会有今天这一出戏。

真可谓一失足成千古恨,张根生此时悔恨交加,死倒是不怕了,但是受蒋干这样的侮辱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大丈夫有所为必有所不为。

可是分明是自己的错,况且这又是在蒋干的家里,偷人家的老婆被人家抓个正着,自己还有什么好辩驳的呢?

李金枝只看了一眼张根生便立马低下了头,无论蒋干怎么*迫,她都不敢再看了,对于李金枝来说,这何尝不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呢?

以前之所以在蒋干面前颐指气使,就是因为自知自己做的堂堂正正,而蒋干在外面偷鸡摸狗,虽然没有什么真凭实据但是也**不离十,即便是那样在蒋干面前横行霸道也是理直气壮,如今被蒋干当场捉奸,自己还有什么脸面活下去呢?

李金枝猛地扑到蒋干大腿上,“老公,这一次我这的知道错了,看在多年来我为你养家,养儿子的份上,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你就放过我这一回吧,我真的是唯一的一次,以后再也不敢了,我一定洗心革面重新做人。”

“你他妈的还敢提儿子,儿子这么晚了都还没有回家,你还有心情在这里偷男人?你他妈还有人性吗?”蒋干说着又是重重的一脚踢在了李金枝身上。

谁知李金枝再次扑了上来:“老公,我真的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以后你在外面愿意跟谁好就跟谁好,即便领到家里来我也不说什么,你就放过我吧。”这个时候李金枝不得不得出这样的条件来诱惑蒋干。

而蒋干一听,心里不禁一动,心想这样一来岂不是美极了,心想要是带着王恋香来自己家里偷情,外人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会这样啊,但是随即假装生气道:“你他妈什么意思啊,你以为都跟你一样不要脸啊,你少侮辱别人?”

张根生看着两口子没人搭理他这一边了,赶紧拉上了裤子。

张根生平生还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但是面对蒋干他也无计可施……

“谁他妈的叫你穿上裤子啦,给我脱啦!”

蒋干突然大骂道,吓得张根生赶紧穿上裤子。

蒋干感觉已经刷的够本了,是时候也该说正题了,不然的话儿子蒋忠义回来,看见这一幕的话,心里会留下阴影的。

之前他和李金枝在炕上交缠的时候,小家伙已经无意间看见不该看见的现象了,心里已经够难以消化的了,说不定这时正在哪个犄角旮旯里钻牛角尖呢。

蒋干突然说道:“李金枝,我念在你初犯,你赶紧起来吧,整理一下的衣服头发,赶紧出去给我把儿子给我找回来,儿子要是有什么差错,我非宰了你不可!”

“是……是……老公说的是……我马上就去!”李金枝还以为刚才自己开出的条件,蒋干动心了呢,心想这下有救了,只要他一上套,以后哪还有脸管教自己呢。

李金枝胡乱整理了一下就出去了,连张根生看都没有看一眼。

标签:

留言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