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空文学网

母狗仙女调教小说|楚非梵是哪部小说

admin

母狗仙女调教小说

楚非梵是哪部小说

>>母狗仙女调教小说<<

好好的,非得拉她下水不可……

萧六小姐暗暗翻了个白眼,抬眸,就瞧见亭外两人的武婢已经暗潮汹涌,而她的晓雨晓露,垂头站着,似乎也觉得这事扯不上她们。(八路中文网www/86ZhongWEN.com)()

忽然,萧六小姐想起了平时晓雨晓露在其他武婢跟前总是矮一截的态度,还有路上来时这群武婢丫鬟毫不避讳的瞧着两人时眉来眼去的窃笑,和,刚刚萧如月再提议让她换人时,两人瞬间紧绷的身子……

垂眸,萧六小姐为正看着她的萧如雪和萧如月添了茶水,微笑道:“五姐确实没说紫云和紫霞是花架子。”

“听……”

“不过……”萧如雪得意开口还没说完,萧六小姐又开口了:“好像听着八妹的话又有些道理。不管是画锦还是画帛,紫云还是紫霞,都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论起来是师姐妹,可她们被领到各院去的时间总是有些差距……”

萧如月一听乐了,立马接过话去:“就是就是。”挑衅的看着萧如雪:“五姐,你刚说的那草原上的游戏,挺好玩的,要不,我们在家里也玩玩?”把我的武婢说得那么差,不接的话,岂不代表你怕了?怕你那些能干的武婢,比不上那差劲的武婢?

眸底厉色一闪而逝,萧如雪轻轻一笑:“画锦画帛在草原时常跟人玩,比起你的紫云紫霞自然经验些……不行不行,我不跟你比,万一你输了哭鼻子,母亲还不以为我欺负你么?”

“谁哭谁是小狗!”萧如月勃然大怒,冷冷一笑:“还是,五姐你怕输,根本不敢比?”

萧如雪摇头失笑,很是无奈才妥协的模样:“输了可真不许哭鼻子啊。”

萧如月冷哼一声:“倒是五姐想好没有,拿什么做赌注?”

萧如雪却忽然看向萧六小姐,笑盈盈的:“你要不要来一份?”

萧六小姐先是跃跃欲试,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得,尴尬摇摇头:“我……”没东西押!

话没说完,萧如月也出口怂恿:“六姐,你怕什么,只是玩玩而已,要不这样,你也来一份的话,就赌小一点……嗯,就白银一百两吧!”

哼,明知道她才刚回来,屋里东西都不齐全,谁也没给过半个铜板的零花钱,竟张口就开白银一百两的赌注……这些人还真是不浪费任何机会挤兑她!

可惜……

萧六小姐刚想说话,她那温柔体贴的姐姐就笑容可亲的对她开口了:“赢了算你的,输了我帮你贴,也正好试试那两武婢的本事!”说着,拉住她的手,动情动容:“分离了十四年你才好不容易回到我身边,我可不能让你有个什么而又离开我,实在不行,我就把画锦挪给你。”

绕了一大圈,这才是最终目的吗?冠冕堂皇的按个眼线在她身边,观察她的一举一动随时都能害她,而她还要感恩戴德……

哼!

萧六小姐也回她一个动情动容好不感动的表情:“谢谢姐姐。”

说比就比,中庭花园够大,也就不用再挑地点了,摆开架势就能打,画锦画帛和紫云紫霞老早已经暗潮汹涌,似乎一刻都等不下去,就先由画锦对紫云打第一场。

“六小姐……”

晓雨晓露显然没想到自己也会扯进去,显得有些不知所措。都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有多少斤两心中有数,至少她们心中一直有数,那八小姐的紫云和紫霞还行,可五小姐的画锦画帛可怎么应对好?

萧六小姐忽然微微侧过头来,小声问:“说实话,跟画锦画帛打,你们能赢吗?”

晓雨晓露同时瞪大眼,以为自己听错了。

“一场一百两啊,赢了我们就光明正大有银子使了。”一瞬间,晓雨晓露在萧六小姐眼中看到了闪闪发光的银子:“别怕,有我在。”

晓雨晓露面面相视,心底隐隐发毛。总觉得听到的是——别输,否则让你们好看!

萧如雪确实有说大话的资本,画锦在外面没少历练,不仅跟萧如月的紫云学的是一样的功夫,还学会了不少阴招,说好不用兵器免得见血,却指间藏着细针,逮着机会就往紫云身上扎,可因为针细伤口小,又有衣服挡着,根本看不出来,更让紫云郁闷的是,她吃亏却又抓不到证据,怕贸然开口激怒萧如雪,以至于被撂倒时,被扎得满身是孔……

其实画锦不耍阴,也是能胜紫云的,可她却使了这么阴险的手段把紫云好一番戏弄才将人撂倒……这样的人,竟妄想安插在她身边!

萧六小姐睃了一眼因为赢了一场而正得意的萧如雪,暗暗冷笑。

“没用的东西!”萧如月气得火冒三丈,狠狠踹了紫云一脚。

“不好意思八妹,画锦在外面玩的多了,下手有些没轻没重,紫云好像伤得不轻啊,要不,我们到此为止,别比……”萧如雪微笑着铺台阶给萧如月下。

萧如月只觉得萧如雪那种居高临下贬低人,又假惺惺以慈悲圣人的姿态拉被踩的一把的模样,让她恶心,完全不觉得她是在给自己台阶下,而是另一种,意味更浓郁的挑衅!

当即就打断她的话:“比,为什么不比?谁能得意到最后,还不知道呢!”凤眸一横瞪向紫霞,眼里是浓浓的警告:“紫霞,你上!”

“是。”紫霞早就看不惯画锦画帛仗着萧如雪撑腰作威作福了,铿锵应声就要上前,却被紫云拉了一下,低声警告她:“小心她使阴。”

紫霞一愣,继而看到紫云露出的针痕,顿时明白了,心头怒过更甚,可对方有五小姐撑腰,她们如果不能抓现行的话,多半会被当成是诬陷处理……

咬牙点头:“知道了。”紫霞迎上画帛,准备一会多加提防画帛使阴,最好能当五小姐的面抓她个现行,那样,众目睽睽之下五小姐也不好包庇的!

画帛拳脚真不如画锦,可惜,紫霞想得太多总想抓画帛把柄,反倒让画帛钻了空子,虚晃一招引诱紫霞上当,待紫霞反应过来是计已经太迟,画帛一脚扫来,踢了她个晕头转向,而后便是啪嚓一声,左臂生生被拧脱臼……

“瞧见了么?”萧六小姐趁机活例活用,低声传话晓雨晓露:“不想变成她们,就别给我留情!”

晓雨看了一眼对面的画锦,又扭头去看萧六小姐,真希望六小姐能改变主意,可惜,她失望了,六小姐凤眸清明直直的望着她,甚至还冲她微微笑了笑,意思再明显不过。

不由的,晓雨叹了口气,转头重新面向画锦,摆开架势。

“六妹,别担心,只是玩玩而已,顺便探探这两武婢的底。”萧如雪笑着拉住萧六小姐的手安抚她:“如果她们还行,便留着,不行,自然要换掉,不然我真不放心。”

萧六小姐点头回应她。

那边输了两场气得爆炸却又不肯走的萧如月做了临时裁判,清喝一声“开始”,画锦便先声夺人扑向了晓雨。

画锦五岁开始在萧家武房习武,十二岁便被萧如雪看上,十四岁正式从萧家武房出师开始贴身保护萧如雪,毫无疑问是同期中的佼佼者,之后借着萧如雪的光常在马场附近实战,如今历练已有三年,功夫确实不错,可惜……阴惯了取巧惯了,又生得娇俏玲珑,身法是够轻快了,力量却大大不足!

反观晓雨,六岁进萧家武房开始习武,只因为没能入各院小姐的眼而一直呆在武房直到前阵,却也恰恰如此,才阴差阳错让她有机会尽得武房师父真传,就硬功力道而言,她不输男子的体形就占尽优势,再加上悟性不错肯吃苦,时常要看住气急暴走的晓露,架是没少打,长年累月下来,竟也把魁梧的身子练得身轻如燕十分灵巧……

这样两人打起来,自然是前者画锦要吃亏的,身法速度不相上下讨不着好,而拳脚力道悬殊,一旦剥除她藏在指间的长针,用不了多久便会被晓雨放倒!

萧如雪常跟人斗武婢,也算在这一方面中见多识广,哪能看不出门道?不过她竟也镇定,始终不动声色似没察觉奥妙,却在打斗中的画锦面向她这一边的瞬间,凤眸明芒一闪,十分犀利,警告画锦不管如何,都绝对不能输!

她心中可清楚得很,萧如月不肯离去,就是抱着一丝希望坐等看她笑话,而如果她输了,保准要不了半天,萧如月会把添

油加醋的版本传得萧府上上下下都知道,画锦,则再没借口放进紫竹院,放在六妹身边……

画锦跟晓雨打得正火热,却也眼尖,神会萧如雪的命令,轻点下头,藏针于指间,虚晃一招,一掌就要将长针狠狠拍入晓雨胸口!

------题外话------

汗死,刚才传错章节了,抱歉抱歉,明熙自动滚去面壁……

标签:

留言评论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